三分钟读一本书,今天我们读《平凡的世界》。现在的你有没有活出青春时想要的模样。以前的你最想做的是什么。#读书 #好书分享 #平凡的世界 #路遥 #文学

  • 做你的书虫
  • 6天前

三分钟读一本书。今天我们读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世界,是路遥用生命创造的杰作。小说面试的几十年里,曾经历过无数读者,其主要围绕孙家两兄弟孙少安和孙少平的故事展开。今天,我们来读孙少平的人生故事。孙少平生活在黄土高原的双水村里,家境贫寒。高中在校时,他连五分钱的清水、白萝卜都买不起,只能吃最低档的饼菜,焦黑的高粱面膜。以前他听父亲说过,旧社会的地主家卫生口都不用高粱,那是最没营养的食物。但就即使是这样,最便宜的膜,他也只能勉强买一些贫困,使他过分的自尊。他常常感觉别人在嘲笑他的寒酸,他总是最后一个去取饭,生怕别人看到他的寒酸和局促。同样,贫困敏感的还有一个女生和郝红梅,也是等人散后偷偷拿食,二人因此产生了些相互怜悯的情愫。后来因为一本书孙少平和郝红梅关系变得亲近些,许郝红梅亲切和善的眼神像阳光般照进了孙少平贫困寂寥的生活。但郝红梅认为,唯有找个好人家才能改变命运。她不愿跟一个同样贫困的男人过一辈子,于是他便渐渐疏远孙少平,转而和一个干部子弟交往。孙少平的初恋就这样悄然结束。尽管这让年轻的她备受打击,但失恋也使他更加成熟豁达。他不再因贫穷而自卑,积极结交新朋友,加入了学校和县的文艺宣传队,到各个公社参加革命故事宣讲。这些经历让他变得更加开朗,视野也随之扩大。就在这样的演出中,孙少平遇到了田晓霞,一个聪慧又见多识广的女女生,他们经常一起讨论人生意义,田晓霞仿佛将孙少平带进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广阔天地。高中毕业后,孙少平回村当了教师,田小霞仍然每周坚持给他写信,与他交流,给他。说起外面世界的新鲜事物。而就在这时,改革开放导致农村劳动力短缺,许多学生辍学务农,孙少平也因此失业。他的哥哥孙少安开了个小型砖窑厂,想让孙少平加入,但他不想局限在双水村,想到外面的世界打拼一番。尽管父亲反对,但他最终还是说服了家人,带着食物元和破被褥出门闯荡。孙少平找到的工作是每天背着一百多斤的石头,从陡坡爬上半山腰。不过三天,孙少平的后背就被磨得糜烂,虽然他的生活极度艰苦,但他还是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力已坚持了下来。此刻的他总是感觉自己有着一股用不完的劲。尽管工作艰辛,孙少平仍然会坚持读书,当工友干完活倒头就睡的时候,他总会抽空读上一二十页的书。这成了他在苦难中的慰藉,让他从生活的艰辛中解脱。后来,孙少平在剧院门口竟和田晓霞意外重逢。此时的田小霞已是一名大学生,两人重新建立了联系,他们约定每周六见面,共同探讨所读书籍,分享感受。在你来我往中,两人彼此心中渐生情愫。然而,家庭和学历的悬殊,让孙少平对这样的感情保持距离。田晓霞是干部子弟,是大学生,而自己只是一个贫困家庭出来的高中毕业生,但田晓霞毫不介意,勇敢表达自己的心意。两人最终确立了情侣关系。后来,孙少平抓住了机会,成为了一名煤矿工人,而田晓霞实现梦想,成为省报记者。在各奔前程之前,两人爬上了葡萄山,在树下许下了两年后的今天,回到这里相聚的诺言。随后,孙少平前往大亚湾煤矿工作,工作环境远不如想象中理想危险而紧张,很多新工人不堪重负,纷纷离开。但孙少平坚持不懈,未曾缺席。一日,每月满额完成工作,拿到了新工人中最高的工资,赢得了工友们的尊重。但他并没止步于此。他打算重新学习数理化知识,立志考取煤炭技术学校,追求更高发展。此外,孙少平还得到师傅王世才一家的喜爱与照顾,是他如自家亲人,这让孙少平备受感动。不久后,田小霞因报道矿区的意外出现,让孙少平惊喜交加。在异乡的青草地上,两人紧紧拥抱。然而随后接连的晴天霹雳几度击垮孙少平,他的师父王室才在一次矿难中英勇牺牲。孙少平深受打击,但也主动承担起照顾师傅妻儿的责任。谁料不久后,田小霞也出事了。田小霞前往洪灾一线现场报道,眼见一个小女孩要被洪水吞没,田小霞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救出了女孩,但自己却被大浪打翻,永远永远的消失在了滚滚波涛里。孙少平在瓢泼大雨中失控的奔跑嘶吼,他无法接受田小霞突如其来的死讯,他无法相信这一切的真实。这离他们在葡萄山的两年之约就剩几天了,明明很快就可以见到了极度的悲痛,将他整个人埋没。他恍惚地离开了矿山,去到了田小霞的家里。田小霞的父亲将女儿的日记递给孙少平,里面记录着他们间的点点滴滴。他写道,时时想念我那掏炭的男人,这想念像甘甜的美酒一样令人沉醉。我放纵我的天性,相信爱情能给予人创造的力量。我为我的掏炭丈夫感到骄傲。两年之约的日子到了,孙少平独自一人来到了葡萄山的那棵树下。他放下一束野花,对孙少平而言,这种沉重的精神创伤,似乎只有通过体力劳动才能缓解。他要把自己深深的埋进牢洞里去。他对大亚湾煤矿更加的挚爱,没有那里的劳作,他难以想象自己如何在世上生存。只有回到那片土地,他才可能重拾生活的信念。孙少平把自己埋在煤矿日日夜夜的劳动中去压抑悲痛。他的钱,勤奋和能力使他被提拔为班长。元旦那天,他在救助一个醉酒工人时遭受重伤,被送往省城医院医治。手术后,他的脸上留下了可怕的疤痕。在病床上,孙少平想起了叶赛宁的几句诗,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春的少年。康复后,孙少平返回了久别的大牙湾煤矿。小说的最后写道,他在矿部前下了车,抬头望了望高耸的选煤楼,雄壮的干石山和黑油油的煤堆,眼里忍不住涌满了泪水。温暖的季风吹过了绿黄相间的山野蓝。天上是太阳永恒的微笑。他依稀听见一支用口哨吹出的充满活力的歌在耳边回响。这是赞美青春和生命的歌,这便是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的故事。有人说,孙少平回到矿区,是从平凡向伟大的一次转身,接受平凡,默默奋斗,实现价值,在平凡岗位里铸就时代的大发展。也有人说,孙少平的结局太过平庸,没有取得让人畅快的成功。当一个煤矿班长与他曾经的远大理想相去甚远,这是他对现实的妥协。但也许这才是千千万万平凡普通人最后归宿的真实写照,这才是生活真正的样子。

🔥 热门活动

添加小助手微信「bd779966」,领取免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