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读沈从文的《边城》。20世纪中文小说排名第二的作品,仅次于《呐喊》。一部没有坏人的小说。沈从文先生用清澈的字句,描绘出简单生活里的无限温情,一个关于纯真人性、爱和宿命的故事。#读书 #好书分享 #沈从文 #边城 #名著

  • 做你的书虫
  • 6天前

三分钟读一本书。今天我们读编程,沈从文先生的编程,在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鲁迅先生的呐喊。第三名是骆驼祥子。沈从文先生的文字温润而有韧性,编程的情节与行文浑融一体。他用清澈的情节、清澈的字句,描绘出简单生活里的无限温情。故事发生在川乡交界的一个边陲小镇茶洞,这是一个被群山环绕、溪水潺潺的小山镇,虽地处偏远,却民风淳朴。在茶洞的郊外,西边,白塔矗立,船夫、爷爷和他的孙女翠翠便生活在此,爷爷靠渡船为生,他的朴实和善良在当地有着极高的声誉。时光荏苒,十五年前的一段往事仍历历在目,翠翠的母亲与当地的一名军人坠入爱河,不久便怀上了翠翠。然而,这段感情并未得到世人的认可。翠翠的父亲在名誉与爱情的抉择中,最终选择了殉情。翠翠的母亲在生下她后不久也追随爱人的脚步而去。如今,翠翠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值情窦初开的年纪,爷爷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心中也在担忧她会重蹈母亲的覆辙。她总是耐心的叮嘱孙女,要找一个真心相爱,值得信赖的男子共度一生。端午节到了镇上,热闹非凡,赛龙舟的盛况吸引了无数目光,翠翠和爷爷也挤在人群中观看。后来两人走散了,翠翠一直留在原地等待,直到太阳西沉,仍不见爷爷的身影,但却意外邂逅了船总顺顺的儿子罗送。他的出现,像一股清新的风吹进了脆脆的少女心。田螺送也对翠翠翠产生了微妙的情感,两人都默契的将这份好感深藏在心底。很快又是一年端午佳节,翠翠拉着爷爷进城观看赛龙舟。不料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两人没有带雨具,只能匆忙跑到船总顺顺家接个斗笠避雨。这时,顺顺家的大儿子天宝从外面回来,他的目光被翠翠清秀灵动的面容所吸引,一见钟情。这一幕被爷爷看在了眼里,回家的路上,爷爷试探性的问起翠翠对天宝的看法,但翠翠早已心有所属,回绝了爷爷。时间飞逝,转眼又快到了端午时节,天宝因要外出办货,恰好与翠翠在渡船上相遇。天宝不时的望向他心中的情感愈发浓烈。端午节那天,爷爷早早的上街办事,他因为人缘好,总有人找他要酒。和幸运的是,船总顺顺在街上为爷爷解了围,拿走了他的酒葫芦,并让儿子傩送送回。当翠翠看到傩送时,他的脸颊瞬间羞红,不敢抬头直视他。此时,有人需要渡船,翠翠便借故匆匆离开了。罗送对爷爷说,波波,你家翠翠像个大人了,长得很好看。爷爷以为这只是句客,桃花,却没有看出罗送早已对翠翠有意。爷爷在与好友喝酒时,老友告诉他,天宝很喜欢,脆脆逢人便夸脆脆的好,希望能得到爷爷的同意。爷爷其实也很看好天宝和翠翠的缘分,但他又不想让翠翠重蹈他父亲的覆辙。于是他给了天宝两条路去选择一条是居路,一条马路若想走驹路,就是父亲做主,请没人来商量。若想走马路,那就得靠他自己站在家对面那座高山上,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一切由翠翠自己做主。不久之后,天宝按照当地的规矩,请了媒人来到翠翠的家中提亲。爷爷对天宝的人品和能力都颇为满意,但他深知,婚姻大事还需翠翠自己点头。他本以为翠翠会答应这门亲事,但翠翠却像他的母亲一样,对感情有着自己的选择。与此同时,罗送也得知了哥哥天宝向翠翠提亲的事,他坦诚的告诉哥哥,自己同样对翠翠有情。两兄弟虽然都爱着同一个女子,但他们的感情深厚,并没有按照当地的习俗以决斗来解决。相反,他们决定以歌声来争取翠翠的心,各自站在翠翠家对面的山头唱歌。谁得到了翠翠的回应,谁就能赢得她的爱情。那天晚上,罗送站在高山上,为翠翠唱起了深情的歌。然而翠翠却早已进入了梦乡,没有听到第二天清晨,当翠翠醒来后,她告诉爷爷,自己似乎在梦中听到了歌声。爷爷误以为那是天宝的歌声,并没有将实情告诉翠翠,而是跑去问天宝为何既走驹路又走马路。天宝坦然承认,唱歌的人并非自己,而是挪送。他表示自己在听过傩送的歌声后,明白自己无法胜出,便决定退出这场竞争。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天宝决定远赴川东闯荡。爷爷得知这一切后,心情异常复杂,当晚回到家后,他旁敲侧击的询问翠翠,对天宝和傩送的看法,然而,翠翠却羞涩的没有回答。日子一天天过去,家中再也没有人前来提亲,山上的歌声也再未响起,爷爷心中疑惑不解,于是前往城里打听消息。这时,爷爷才知道天宝在下川东时遭遇了意外,不幸溺水身亡。这让爷爷如遭五雷轰顶,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心中充满了自责。哥哥的意外去世,让罗送变得愈发沉默寡言,他心中对脆脆的喜欢仍旧如初。但面对哥哥的离世,他感到深深的迷茫和无助。船总顺顺经历了丧子之痛后,坚决的反对傩送和翠翠在一起。这种复杂的感情和对现实的无力,让罗送最终选择远走他乡,决定下川东闯荡。至于他与翠翠的儿女情长,待他归来后再做打算,而翠翠的爷爷在焦急的向人打听罗松的消息时,却被有心之人误导,告诉他挪送已经答应了别家小姐的婚事。这一消息让爷爷如遭雷击,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从此做起事来,心不在焉,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一天深夜,风雨大作,电闪雷鸣。翠翠第二天醒来后,发现河水暴涨,那座白塔被冲塌了,渡船也不见了。他急忙跑回屋里,想要唤醒爷爷,却发现爷爷已经悄然逝世。镇上的好心人帮助翠翠安葬了爷爷,并为她重新准备了一条渡船。从此,翠翠便接替了爷爷的工作,独自守着渡船,接送着来来往往的过客。秋去冬来,那个曾经倒塌的白塔又重建了起来,船总顺顺同意挪送娶翠翠,还想把翠翠接到家里去。但是罗送还是没有回来,翠翠也没去,也许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在这片被岁月轻抚的编程里,每一砖一瓦都镌刻着时光的痕迹,每一条悠长的石板路,都回想着过往的脚步声。沈从文以他那温润而有韧性的笔触,勾勒出一幅幅关于爱、关于等待、关于宿命的图景。编程就像是一曲对纯真情感与人性美好的无尽颂歌。他提醒我们,在这个纷扰复杂的世界中,仍有一方净土,保留着对爱情最纯粹的向往,对生活最本真的坚持。

🔥 热门活动

添加小助手微信「bd779966」,领取免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