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不经意的巧合,却酿成如此大的灾难! | 奇闻观察室

  • 奇闻观察室
  • 2024-07-06

大家好,这里是奇闻观察室,我是长风。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一起人类航空史上最大的空难事故。这起空难事故一共造成了五百八十三人遇难。而在事故发生前,机场发生了一系列看似毫不相关的偶然事件,结果却是一环扣一环,成为了这起空难事故发生的原因,其巧合程度堪比死神来了。那么,这一切有着诸多巧合的空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呢?下面我们就穿越回一九七七年,带大家重新梳理一下案件的细节。加纳利群岛是位于非洲西北部的大西洋上,虽离北非摩洛哥只有一百多公里,但却是西班牙的属地群岛,由七个大岛以及若干个小岛组成,属于火山群岛。上面气候宜人,风景秀丽,所以一直是欧洲人的网红度假圣地。同时这里也是美洲游客进入地中海地区的重要门户,因为每年搭乘飞机到加纳利群岛的游客量非常大,其中当属特内里费岛,流量最大,每年约五百万游客来此观光。所以在这座岛上有两个国际机场,南面的索菲亚王后机场还在建设当中。北面的洛斯罗迪欧机场正在运营。由于受到地理环境的约束,现在运营的北部机场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迷你的机场,只有一条起飞跑道,停机坪的数量也是非常有限,但足以满足平时的客流需求。而我们今天要说的空难就是发生在特内里费岛的北部机场。但是事件的起因却要从隔壁岛上的一起炸弹袭击事件说起。一九七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十五分,隔壁岛屿的大加纳利机场的大清花店发生了爆炸。由于事先就收到了炸弹客的警告宣言,所以机场提前疏散的人群考核还是有八人。在这些事件中受了伤。大加那利机场也有部分建筑物因此而受损。在爆炸发生后不久,有一个叫加纳利群岛自觉独立运动组织,宣称对此次事件负责,并且还透露了一个令人更加惶恐的事情。在机场内还有一枚炸弹。当地警方在得知此消息之后,立马将机场封闭了起来,疏散人群,请专业人士进行全面的搜索。但是有一个问题,有些即将要抵达大家那利机场的国际航班没有地方降落了。于是航空单位就通知了即将起来的飞机全部转降到离这里最近的特内里费。北部机场一下子大量的转降班机涌入了特内里费北部机场。这么一个迷你的小机场,没多久就停满了,就连滑行跑道上也是停上了飞机,现场是一片混乱。而就在这些拥挤在一起的飞机中,其中有两架正是我们今天要说的。美国泛美航空的一七三六号班机下面简称为泛美,这是一架波音七四七大型民航客机,机上一共有三百八十二名乘客和十四名机组成员。机长是维克多格鲁布,拥有两万一千个小时的飞行经验,也算是飞行界的老手了。他在接到转向的通知后,看了一下油量,估计飞行机还在在空中持续飞行两个小时。所以在降落之前,他曾一度要求不去特内里费北部机场上路就在空中盘旋着等大家那利机场重新开放后再降落。但是上级并没有批准这个提议,最终不得不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降落在那拥挤的特内里费北部机场。荷兰皇家航空四八零五号班机下面简称为荷航,这是一架波音七四七广体客机。机上一共搭载了两百三十五名旅客和十四名机组成员,机长是雅各布韦格,不曾犯战队,有着一万一千七百个小时的飞行经验。同时,他还常年担任新进飞行员的训练官,所以这次的飞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接近四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在下午一点十分降落在了特列里,费北部机场,不得不挤在由机场主停机坪和主滑行道所构成的临时停机区域内,一起等待大家那利机场重新开放。漫长的飞行,加上等待的时间,让乘客和机组人员都是非常的烦躁,尤其是荷航机长雅各布。因为核航是以安全性和守时性而备受赞誉的一家航空公司。所以核航有一项防止疲劳的飞行硬性规定,机组人员的飞行时长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达到时间限制,就必须要换另一个机组成员来接班。如果超时飞行是会面临处分,但是此时让另一个机组成员从荷兰赶过来,显然是不现实的。原本荷航是准备可将乘客送到大家那利机场后,再接上另一个乘客返回荷兰,往返两地的时间也是绰绰有余。但现在因为恐怖袭击事件干等了好几个小时,如果再这样继续耽误下去,剩下的航程就不得不在第二天完成了。因此也会面临着大量旅客滞留而产生的住宿率的费用,眼睁睁的看着飞行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上限。荷航机长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给飞机加满油,等大家那里机场一开放就可以直接起飞,最大限度的节约准备时间。这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合情合理的行为,最终却成为了规矩的导火索。一九七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左右,特内里费北部机场起雾,雾势越来越大,能见度在不断的降低,此时的荷航正在加油。大家那利机场方面传来消息,炸弹已经排查完毕,七场即将重新开放。这对于等待许久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有先进知名的范美机长,一直没有让乘客下飞机,再加上飞机停的位置比较好,所以具备优先起飞离场的资格。于是塔台就让范美慢慢的往飞行跑道上面滑行,结果滑到一半的时候,却被正在加油的荷航挡住了去路。由于机场较小范美无法绕路离开,只能干等着何航加完油了,时间来到了下午四点五十六分,何航终于加满油,之前下飞机等待的乘客也都重新登机了。由于位置原因,他被允许在范美之前起飞,特内里费北部机场的塔台开始指示焦急的何航和范美起飞。此时整个机场已经被厚重的浓雾所笼罩,能见度只有三百米。无论是机场塔台还是范美与何航的飞行员三方之间,都无法通过肉眼看见对方。那为了方便沟通,他们都用了同一个频道的无线电进行通讯。就这样,两架飞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等待区,往飞行跑道上面划行没多久,两架飞机都来到了飞行跑道上。塔台通知了已经滑行到一号出口c一和二号出口c二之间的范围,离开飞行跑道给何航留出起飞空间。在主跑道第三个出口处转弯离开主跑道。由于不熟悉这个机场,范美机长拿出了机场地图。在地图上,他发现三号出口c三需要飞机向左转一个一百三十五度的大弯才能出去。这对于他正在驾驶的波音七四七大型客机来说,难度是比较大的。而前面的四号出口c四的转弯角度只有四十五度是驶离的最佳出口。于是,范美机组成员立即联系了塔台,进行确认,是否确定要从c三出口使出。塔台给出的回复是,左边第三个出口,the one one one one. 这一时的机组人员并没有向塔台报告c三出口有转向困难的问题,而是自行前往了c四出口。事后有人分析,当时的范美机长接到左边第三个出口驶来的消息时,已经过了第一个出口c一。所以机长维克多摩尔认为是从现在的位置往前数数到第三个出口驾驶驻跑道,而且这正好是最合理使出的c四出口。所以他便合情合理的认为,塔台所说的就是c四出口,便没有再次和塔台进行确认。就在范美向c四出口驶去的时候,何航来到了主跑道的末端。只需要再调个头就可以准备起飞了,所以便立刻向塔台报告了情况。塔台给出的回应是,好的,请在跑道末端一百八十度回转,准备已就绪,回报等待航空交通管制许可。焦急的何航机长将飞机转向后,就松开了刹车,推动油门杆准备起飞。副机长立即制止了这样的行为,并说道,现在还没有得到起飞许可,随后,机长雅可不就向塔台提出了起飞请求。塔台在接到请求后发出了一个起飞后的航线航行许可,这个和起飞许可可不一样。他只是先告诉你飞行路线,让你知道起飞后该怎样飞到目的地。通常如果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塔台很快就会发起起飞许可。但是着急忙慌的荷航机长却误以为已经获得了起飞许可,就松开了刹车,让飞机开始滑行。在飞机加速之前,副机长用带着浓厚的荷兰口音英语通知了塔台,说我们正在起飞,但是塔台却误卿成了我们正在起飞点。因此塔台就回答道,好的,等待起飞,我们会通知你。没想到荷航机长只听到了好的后半段的话,却没有听清楚这主要是因为荷航范美塔台这三方共用同一个无线电频道。当泛美副机长一听到荷航机长说我们正在起飞,这还得了,我还在逐步跑道上滑行,于是立即向塔台发出无线电,说,我们还在跑道上面滑行。因为塔台和范围的同时发话,令荷航的无线电产生了高频噪音,所以荷航机长只听到了好的荷航机长一听到ok觉得自己已经获得了起飞授权,立马就开始加速和行上的工程师就质疑,后半段也没有听清楚,我们真的获得了起飞授权吗?范美会不会还留在跑道上,但是即将超过这次执勤实现的机长武断的做出了肯定的答复。而更巧的是,机场的跑道中央灯故障又缺乏地面雷达显示飞机位置,所以荷航机组人员在起飞的时候并不知道跑道中还有飞机。接下来就发生了这件震惊世界的空难事件。晚上五点零三分,泛美即将到达c四出口实力猪跑道。可就在此时,范美机长在浓雾中看到了越来越近的飞机降落灯,心中顿时一惊,立马想到了这是正在起飞的何航被惊出一身汗的机长和副机长立刻决定加速实力跑道。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荷航正处在全速加速的状态,速度高达一百四十级,也就是二百六十公里每小时。仅仅在九秒钟后,两个庞然大物就撞在了一起。一起史上最严重的空难事件发生了。实际上在两架飞机相撞的前四秒,荷航的机组人员也发现了正在避难的范围,但已经是停不下来了,只好尽量的让飞机侧翻爬升,提前升空。由于侧翻的角度太大,机尾在跑道地面上划出了一条二十米长的深沟,飞机机身因为加满了燃油十分沉重,难以提前拉起。就在距离范围一百米左右的时候,何航终于离开了地面,飞机的前轮成功通过了范美飞机的上方。但是发动机机身下半部与主轮无法避让,只能是硬生生的撞上了范围,并从中间部位撕裂了范围。扳机和航在受到撞击后,飞机的左侧发动机被扯落,迅速失速的飞机在经过激烈的翻滚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又沿着跑道滑行了三百米才停下,随后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由于飞机上面加满了燃油爆炸的威力,是难以想象,现场一片狼藉,但也由于机场浓厚的雾气,塔台的人依旧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起初,他们还以为是特内里费,北部机场也发生了炸弹袭击,直到机场上空一架盘旋的飞机向塔台报告说,在跑道上隐约看到了火光和浓烟,机场人员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派消防人员赶赴现场。可是,荷航的火势太大,消防人员实在是难以靠近。最后,合航班机上所有人全部无奈,无人幸免。由于充满浓郁天河大雾的原因,消防人员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几百米外的另一架飞机也在燃烧,直到二十分钟之后才赶往扑救。经过消防人员的不懈努力,从泛美班机上成功救下了五十六名乘客,与五名机组人员。这些幸存者主要是集中在飞机的头部和尾部,其余的三百二十六名乘客和九名机组人员不幸遇难。因两架客机的相撞而引发的熊熊大火,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被扑灭。荷航上有一名乘客是住在特内里费岛,所以在乘飞机让旅客下机休息时,自己搭车回家了,从而逃过了一劫。最终这两架飞机相撞,一共造成了五百八十三人死亡,是人类航空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事件。这些惨烈的空难事件震惊了全世界,也给所有遇难者家庭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的伤害。事后,以西班牙民航事故调查所为主导组成了调查组,一共有七十多人,其中包括了西班牙、荷兰、美国的事故调查员以及两家航空公司的代表。通过对事实飞机黑匣子的研究,调查组认为,荷航对通讯内容的错误解读和贩卖机组人员的错误认定是造成灾难的主要原因。尽管引起这起空难的调查结果存在很多争议,但还是有几个原因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一、亲切的原因,当时的机场被大雾所笼罩,导致了机组人员的反应不及时。二、控制塔台的命令不够明确,塔台应该让范美幺七三六从c三出口或者是c四出口省赢,而不是用第几个出口,从而造成了误解。三无线电通讯问题。三方同时的通讯造成了无线电干扰,重要的通讯内容丢失,导致各沟通出现了问题。四、机场的配置不齐全,飞行跑道的中央灯故障又缺乏地面雷达显示飞机位置。五、荷航机长在没有得到起飞许可之下强行起飞。当受到核航工程师质疑时,荷航机长又贸然的肯定,没有进行再次确认。六、荷航的副机长在和塔台进行沟通时,使用了不同标准的用词,从而导致了塔台的误解。从这些导致飞机事故的原因中,我们可以看出,荷航方面负主要责任。何航采取了提前加燃油的行为,看似影响不大,实际上却增加了好几个风险因素,一、导致了飞机延迟了三十五分钟,机场的大雾变得更加的浓,错过了最佳起飞时间。二、飞机加油增加了四十吨的重量,导致了飞机起飞距离大大增加。三、加满油的飞机在爆炸后发生了巨大的火灾,导致救援困难,造成了众多人员死亡。虽然荷航极力的政变,但是最终的结论还是荷航机长要为此次空难负主要的责任。随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向每一位越南家属支付了五点八万美元至六十万美元不等的赔偿金。事故造成的财产和损害赔偿的总和为一点一亿美元。中国有句老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事故发生之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进行了自我检查,国际航空法规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都提出了对标准短语的要求,并更加强调英语作为通用的工作语言,不能仅以口语短语ok来确认空管的指令,而是要回读指令的关键部分,以显示互相理解。对于起飞这个词的使用,只允许使用起飞许可或取消起飞许可,以防引起误解。在责任重大的行业里,或者说在事关人民的行当里,往往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要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这一起空难的最初导火索是在大疆纳利机场的恐怖袭击,然后就是荷航的飞机加油。再到后来起飞的一系列小细节,在整场事故当中,每一个细节都是环环相扣。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按照规章制度来,无论是其中哪一个环节有人组成,那么这场悲剧很大可能是可以避免的。可惜,人生没有彩排,愿是禅心,愿此类悲剧不再。这里好了,以上就是史上最大的空难事件。帮忙给个三连支持一下移动的手指就是对我扩大的鼓励和重复,我们下期见。

🔥 热门活动

添加小助手微信「bd779966」,领取免费会员